犬知一派據點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復: 0

这样一个故事——《樱兰高校男公关部》完结记

[複製鏈接]

216

主題

483

帖子

1339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339
發表於 2015-8-23 15:45: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by foxbaboon


帅哥云集的P素来是我喜欢的东西,加上腹黑正太双子诸般值得YY的元素齐全,自漫画开始,我便恋了樱兰学院的HOST CLUB。当初自以为是的秉持着BL的想法冲进去,待得发现某人并非弱受而是真正的女王攻的时候,很是郁闷了一阵。但出于环的美貌,镜夜的智慧,双子的暧昧,忠狗正太的无敌搭配,最终还是让我坚持了下来。
何况,这是一部相当喜剧的P。
尽管崇尚悲剧的细胞让很多人物事情在某个时间地点成为人们心中的不朽,比如前段时间重看了其实于我煎熬备至的银英,再比如几乎全灭的兽X星及据说最终没能挺到苦尽甘来的某吉,心里默默叹口气,还是这样的好。
这样的,幸福甘甜,没心没肺。
这样的,让微笑在阳光下绽放,然后蒸发了所有的眼泪和悲伤。

八百万的古董花瓶?用你的身体来还债吧!
本来只是身为性别难辨且拥有过迟钝神经系统的女人,不知道哪天遭遇了出门被狗咬的“好”运气,一脚跨入了第三音乐室那扇洒满花瓣的大门。门后的男人群体或美艳或清纯,齐齐绽放出天真无邪的笑脸。
蛊惑渗透了些许阴谋的味道。
即便有着花天酒地的衬托,这次邂逅也缺乏实质的浪漫要件。王子的造型无可挑剔,金发碧眼笔挺的西装校服,反观女主角那副黑镜框大毛衣的穷酸扮相,自然天雷勾不动地火。且对当时面面相觑的几个人而言,绝对想不到命运的脚步会那么不经意的停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只无辜的花瓶上。

乒乓乱响,紧张失措,就算万般小心,该碎的还是碎成了渣。
怎么办?少女眨巴眨巴眼睛,惶惶看向身后的男人。
用你的身体来还债吧!男人坐着,居高临下宛如桀骜的帝王,从今天开始你就加入HOST部了。

于此天摇地动。
喝口茶,凉凉的想,其实从人变狗的过程需要的就是那么零点几秒。
腹黑的大BOSS眼镜片光芒一射,虽然背景仍然玫瑰朵朵,雷声轰隆劈来,直接劈向了生活曾经平静如水的少女,藤冈春绯。

端茶送水跑腿样样都是必须的内容,外带还要忍受超级豪门学校里的人们奇怪的奇怪。
泡面,速溶咖啡……简单的日常,在这里通通变成了奇迹。
平民的智慧啊。
如此无理头的感叹不时回荡,她只能选择习以为常。
对着那人,十步相隔的兴奋莫明的男人。
须王环。

初次见他的惊艳也许还不曾减退,也可能由他一次次深情的肉麻的媚眼横波继续沉溺在KING OF CLUB制造的梦幻里,可惜事实证明有些人注定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泡泡纵然五光十色,又哪里经得起轻轻一戳。因此,你经常可以瞥见某人失却了颜色形状思维声线,变成白白的扁扁的一小块,随便蹲个角落留下蜷曲的背影。

春绯,我是爸爸啊。
换来几个卫生球。
妈妈,春绯为什么不理解爸爸呢……
……

大家满头黑线。看客满头黑线。
他……是笨蛋……
但如果仅仅是笨蛋的话,那般出色的人物大概不会积聚身边陪他玩些闲的发霉的游戏了吧。
镜夜,我以为你是个更加贪婪的人啊。
就算我不行,不过总有一天,会出现能够分辨你们的人的。
光邦前辈,真正的强者是什么呢……

终于有一天,他从公主样的嘴里听到了。
那长久以来刻意回避的,源于自己的任性而放纵的声音。

大家都喜欢HOST部。我也喜欢HOST部。

晶亮的双眸映照了身后蓬勃沸腾的烈日,阻碍融化在交缠的手心温暖的怀抱。
远远似乎传来钟响。
恰好凝固了这一刻的笑脸。
永远难忘。

好啦。以上是本文可有可无的BG部分。私心配对还是喜欢如下组合啊。不适者就此打住。俺要正式开始YY了^_^

须王环&凤镜夜
传说中的爸爸和妈妈。性格南辕北辙,脾气爱好相差甚远,较之环那种有今日没明天的乐观到暴毙的爽朗,镜夜“微微”敛财的秉性,想来也属必然之举。否则就凭日系风格的小桥流水人家,以及英国空运来的马车,更不提每日三变的服装和茶点,HOST部大概开不到两下子就会因为财政危机濒临破产。

可是最初,他还不是这样的他。
向来在凤家扮演着即不突出却绝对优秀的三男角色。
戴着完美的面具,该涂抹的涂抹,该空白的空白。
直到遇到那个人。

你们家居然没有被炉?!!
面具轻易的裂了道口子。
那人总是白痴满脸,毫无精明的须王家继承人的样子,成天成日异想天开,还企图和他成立一个什么HOST部。
那人突如其来闯入自己宁静乏味的天地,把一切的井井有条破坏殆尽。
那人对自己说,你的眼睛说明你不是这样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单色的花朵何时凋谢何时盛开,那些蔓延而出的绚丽色彩原本能够描绘的是更加无与伦比的美丽玫瑰。
铺天盖地。无所忌惮。

长陆院光&长陆院馨
传说中的哥哥和弟弟。尽管这兄弟之间界限模糊到某女看完了也没能区别出光和馨究竟谁是哥哥。
封闭的世界不容许他人的介入,自他们还是光脚踩过地板的幼年已经对现状感到绝望。

猜猜谁是光的游戏。
很无聊。很有趣。
想象不过是一把钥匙。钥匙打开那个飞雪漫天的冬季里,眼角冻结的泪水,彼此冰冷牵连的手掌。或者打开那个深邃的夜晚,女人抬头仰望的脸颊,割断了希望的绳索,消失不见。
很快乐。很寂寞。
两个人如果永远在一起的话就不会惧怕孤独,可是寂寞呢?寂寞这一笔浓稠的暗,分离了光彩,在他们的人生肆意侵蚀。头顶一半隔绝的天空,原来是黑色。
很遥远。很接近。
遥远的游离人群之外,因为胆怯而制造的嘲弄的脸孔,蓝的头发,粉的头发,猜猜我们谁是光。有人突然击破黑暗,彷佛明亮的太阳。

矛盾的,不正是你们吗。

希望点燃的天空,那样明媚。
如今重新开始的游戏,名叫HOST部的兄弟禁断。

埴之冢光邦&銛之冢崇
传说中的正太受忠狗攻。再没有人把这一主题诠释的更为完美。三年级的孩子,怎样也不应该长成光邦样的小孩,亦或崇样的死鱼。可爱型和酷型结合的因缘大概能追溯到上代,上上代,甚至古旧的家族效忠关系。
了解之后的相信,相信之后的跟随。
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光邦如同诱拐小孩一般被“骗”进了HOST部,崇会义无反顾的趟了进去。若单论武力,埴之冢家的光邦根本无须他人保护,作为忠仆的崇的任务大部分落在了照顾他不知节制的生活琐事。例如蛀牙的问题。那大概是唯一一次,崇违背了光邦的意愿,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他。

都是为了爱啊。

为了爱,所以忍受某人暗黑系焦虑症的骚扰,为了爱,所以忍受某人气势汹汹的过肩摔,为了爱……从未出现任何表情的酷酷的男人,会长吁短叹束手无策。

让人不禁喟叹,羁绊这种东西,本就没什么道理可讲的呢。

关于樱兰学园HOST部的介绍以上完结。
归纳起来,有钱的人就是有闲,而有闲的美少男接待同样有闲的女学生,博卿欢颜之余,顺带发展一下友情爱情亲情等等等等。
无需嫉妒,无需介怀,这样一个故事,开始的简单,结束的简单。
轻松一笑,如斯而已。

PS:终于写完鸟==俺现在作息时间粉正常,所以昨夜米有赶工哈~~~今天补完~~~谨以此文祝贺草草农村教学成功^_^~

PS2:音乐是虫师里的OP,即Ally Kerr的The Sore Feet Son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Cyesuta

GMT+8, 2021-2-26 12:06 , Processed in 0.089838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